焦作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推动货币政策转向价格型时机已成熟

发布时间:2019-11-25 09:02:08 编辑:笔名

推动货币政策转向价格型时机已成熟

沈建光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弱增长与低通胀的格局已经十分明显。增长方面,短期内未见起色,反而更加令人担忧。2月官方PMI为49.9%,仍旧位于荣枯分界线以下;与此同时,月发电量回落、工业生产品价格下跌以及房地产销售遇冷等现象值得警惕。在此背景下,笔者预计,一季度中国经济数据不容乐观,仍将保持整体下降态势,而政策如果不能更加积极,则很难看到这种下滑态势的扭转。

与此同时,通缩风险已然加大。通过跟踪高频数据不难发现,继1月CPI回落至1%以下之后,2月受春节因素影响,食品价格有所反弹,但涨幅不及往年春节,此外,猪肉价格仍然保持下降态势。更加令人担忧的是持续35个月的PPI负增长,受大宗商品价格回落以及需求疲软的影响。长期的生产领域通缩推高了企业实际利率水平,加剧了企业运行困境。例如,央行公布的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在去年四季度已经达到6.77%,加之当时-3.3%左右的通缩,实际贷款利率已然超过10%。

在此背景下,笔者一直认为,央行需要多次降准、降息才有望保持货币政策中性,且抗通缩努力越早越好。从这个角度而言,央行此次降息属于顺势而为,且能够及时行动并对降息做出解读,都是更好地与市场交流,有助于传达政策意图,落实政策效果。

当然,除了应对经济基本面的要求以外,适时降息降准也符合货币政策新框架之一,即从数量型工具转向更多倾向于价格型工具的需要,并可为利率市场化与完善利率传导机制做铺垫。

实际上不难发现,过去30年央行更多地倚靠数量型工具,价格型工具的应用相对弱之。例如,2006年7月-2012年5月,央行共动用法定准备金政策工具38次。其中,2006年7月-2008年6月,法定准备金率上调18次,从7.5%上调到17.5%,而加息次数远低于此。金融危机期间,央行降准与降息频率相同,均为4次,而当时贷款额度管理实际上起到了显着的作用。2010年1月-2011年7月,货币政策从宽松回归常态,期间央行提高法定准备金率12次,大型金融机构法准率更是升至21.5%的历史高峰,而同期加息仅为5次。

为何央行高度依赖数量型工具?事出有因,在笔者看来,最主要的考虑便是以往很长时间,人民币汇率缺乏弹性,为维持稳定的汇率,不得不被动积累巨额外汇,给央行带来了巨大的对冲压力。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达3.84万亿美元。但相比于以往年份,2014年外汇储备增加并不多,仅为217亿美元,明显低于此前七年每年平均4000亿美元的增量。此外,数量型工具的频繁操作也与中国金融定价市场化程度较低密切相关。

星座时尚
租房攻略
机床